長江商報消息 反對黨恐註銷希腊3220億歐元債務
  希腊議會2014年12月29日在最後一輪總統選舉投票中未能選出新總統。希腊總理薩馬拉斯隨後表示,希望能儘快於今年1月25日舉行大選,以便結束最近幾周來的政治動蕩。
  議會公佈的投票結果顯示,執政聯盟支持的總統候選人季馬斯在第三輪投票中沒有獲得所需的票數,在12月17日和23日舉行的前兩輪投票中,也出現了同樣的情況。本屆議會的正常任期到2016年6月結束。根據希腊憲法,如果議會經過三輪投票仍無法選出新總統,議會將被解散,並提前舉行大選。新總統將由議會選舉後組成的新議會選出。
  分析人士認為,提前舉行大選可能加劇這個曾引爆歐洲債務危機的國家的政治動蕩,並可能對整個歐元區的政治經濟形勢產生影響。
  反對黨欲翻身 希腊或被踢出歐元區
  投票結果顯示,季馬斯獲得168張選票,未能達到當選所需的180票。究其原因,是最大反對黨激進左翼聯盟黨試圖翻盤。更深層原因則是執政聯盟和反對黨在如何解決債務危機方面存在根本分歧。
  債務危機爆發後,為避免希腊出現可能危及歐元區穩定的無序債務違約,歐盟、歐洲中央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同意向該國提供兩輪共計2400億歐元的救助貸款,希腊則承諾實施以減薪、裁員、增稅和私有化為主的一系列緊縮和改革措施。
  經過四年多努力,希腊財政狀況有所好轉,今年第三季度經濟同比增長了1.7%,全年有望增長0.6%,可能結束連續6年的經濟衰退。
  不過,救助協議的執行也使希腊付出沉重代價,出現了失業率上升、民眾收入下降等負面結果。希腊民眾對改革和緊縮措施的忍耐達到了極限。
  最近的幾次民意調查結果顯示,對救助協議持強烈反對立場的激進左翼聯盟黨支持率領先於薩馬拉斯總理領導的新民主黨,這促使激進左翼聯盟黨在總統選舉中拒絕妥協,試圖通過提前大選來上臺執政。
  希腊憲法規定,如果經過三輪投票無法選出新總統,必須解散議會提前舉行大選,激進左翼聯盟黨把總統選舉看成了上臺執政的最好機會。
  薩馬拉斯在議會投票後向媒體表示,他希望選民用選票來結束最近幾周來的政治動蕩,以繼續推行改革。他確信,他所在的新民主黨能夠贏得選舉,將“領導國家走出債務危機”。根據希腊憲法,本屆議會的正常任期應該到2016年6月。
  外界有分析認為,如果明年提前大選令左翼激進聯盟黨上臺,後者會要求希腊放棄財政緊縮和改革,撕毀希腊和“三駕馬車”(歐央行、IMF、歐盟委員會)之間的諒解備忘錄。
  左翼激進聯盟黨領導人齊普拉斯曾表示,將註銷希腊3220億歐元的債務。左翼激進聯盟黨領導人齊普拉斯曾表示,將註銷希腊3220億歐元的債務。
  分析人士認為,如果希腊民意格局沒有出現大的變化,在即將舉行的議會選舉中,激進左翼聯盟黨上臺執政的可能性頗大。該黨領導人齊普拉斯12月29日在議會投票後說:“薩馬拉斯政府在今天成為過去。很快在民眾的支持下,與國際債權人簽署的救助協議也會成為過去。”
  如果激進左翼聯盟黨執政,堅持其取消債務、反對救助協議的原有立場,那麼過去幾年來希腊一系列改革措施取得的成果將付諸東流,該國與歐元集團的關係將面臨嚴峻考驗。在最糟糕的情況下,希腊被踢出歐元區也並非沒有可能。
  不過,儘管民眾對緊縮和改革措施不滿,但多數希腊民眾並不希望現在舉行議會選舉,而且激進左翼聯盟黨支持率只領先三個百分點左右,其支持率也遠未高到可以單獨執政的程度。換言之,主張通過緊縮和改革擺脫債務危機的新民主黨並非沒有機會。
  引發歐盟國家警惕IMF暫停援款
  政局動蕩避免不了對市場產生衝擊。今年12月8日啟動總統選舉程序以來,希腊股市已累計下跌了21%,29日希腊股市在總統選舉失敗後跌幅一度達到11%。與此同時,29日希腊的10年期國債收益率沖高至9.7%。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作為避風港的德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29日創下0.54%的新低點。
  最近一段時間,希腊政局動蕩以及激進左翼聯盟黨可能上臺執政的前景引發外界關註和擔心。
  觀察家認為,由於西班牙、意大利等歐元區其他重債國形勢趨穩,歐洲央行對各國債券也建立了事實上的擔保機制,希腊問題引發連鎖反應的可能性降低,但儘管如此,歐盟國家也十分警惕。
  歐盟委員會負責經濟和金融事務的委員莫斯科維奇29日說,希腊任何停止償還債務的企圖都是“自殺”。他表示,支持一個反歐盟、反緊縮的政黨將阻礙希腊經濟複蘇。德國財政部長朔伊布勒說,希腊大選不會改變債權人與希腊簽署的任何協議,任何新政府都必須履行其前任的條約義務。
  從上述表態來看,債權人特別是歐元集團可能不會對此次希腊大選袖手旁觀。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由於沒有任何政黨的支持率領先到可以單獨執政的程度,此次大選產生的仍可能是聯合政府,而且第一輪選舉未必能導致新政府產生。不過,無論大選後的政治格局如何,最近的政局動蕩已影響到希腊的經濟複蘇和發展進程。
  12月29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表示,暫停向希腊發放下一撥援款,等待希腊新政府出台。希腊總理稱,下次立法大選的關鍵是“希腊是否留在歐盟”。
  目前,歐盟、國際貨幣基金阻止及歐洲央行三駕馬車正在與希腊就援助希腊計划進行第六輪,也是最後一輪談判,但沒有進展。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表示,談判已陷入僵局,不如等到希腊新政府成立,新對話伙伴出現之後再談。既然談判暫停,那麼最後一撥大約70億歐元(約合人民幣527.79億元)的援款自然也被凍結。
  報道指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此舉被認為是在審慎和尊重希腊選舉的名義下對希腊的一種“要挾”。該組織發言人解釋說,希腊眼下並不急需資金,希腊現政府也希望儘快走出國際救助計劃。該計劃開始於2010年,總資金達到2400億歐元,交換條件是希腊必須進行改革,遵守嚴格的緊縮措施。
  而嚴格緊縮措施意味著減少或取消很多社會福利,引發民眾不滿,導致政治危機。以德國為首的、向希腊提供資金的國際債主對希腊的政治危機感到擔憂,特別是該國極左聯盟因主張賴帳和恢復社會福利而獲得高民意支持,很可能在1月25日的大選中獲勝上臺。該聯盟領導人齊撲拉斯在29日議會最後一輪選舉總統失敗後表示自己很高興,他稱,這是民眾的意願,過幾天,希腊的緊縮計劃將成為過去。
  歐版QE或無法啟動
  北京時間1月3日凌晨消息,摩根士丹利發佈報告稱,考慮到希腊債務違約的可能性已經飆升至66%,歐洲央行可能無法按照之前的規劃啟動全面的量化寬鬆措施。
  摩根士丹利在報告中指出,市場對於歐洲央行會在2015年第一季度啟動量化寬鬆的絕對確定判斷可能是錯誤的。報告說,“希腊政治動蕩可能讓歐洲央行的主權債務量化寬鬆項目籌備工作變得更加複雜。央行可能因為採購活動蒙受重大虧損的前景將使得理事會內部的討論更加激烈,而對主權債務的購買本身就有很大爭議。”
  報告強調,“目前的情況使得1月22日就開始採購項目的判斷顯得更有野心。此外,債務違約的陰影可能讓任何主權債務量化寬鬆的設計受到新的限制。”
  分析指出,將在1月晚些時候提前舉行的希腊大選可能導致希腊援助項目的崩潰,希腊脫離歐元區,以及因此終結一個世界最大的人造貨幣以及政治聯盟。
  事實上,希腊和歐元區這種確保可以互相摧毀對方的大戲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在這一局面中誰更占有優勢的討論也已經延續數年:由於退出歐元區可能導致周邊國家債券的暴跌,對歐洲央行的信譽造成打擊,以及最終歐元區甚至是歐盟的解體,希腊知道自己在這件事情上可用的籌碼幾乎是無限的。
  但是德國總理默克爾最親密的顧問之一,資深議員麥克-福克斯在早些時候發言明確地告訴希腊,不能再繼續要挾歐洲。他在接受媒體訪問時甚至直接使用了“勒索”這樣的字眼,稱,“如果激進左翼聯盟的黨魁阿萊克西斯·特斯普拉斯認為他可以放緩改革和財政緊縮措施,那麼這所謂的三駕馬車就會減少對希腊的貸款。”
  麥克·福克斯說:“我們必須援助希腊的時期已經結束;不再有政治勒索的可能性。希腊對歐元區而言不再具有系統的重要性。”
  (鐘和)
  希腊三輪大選未選出總統
  獲得票數
  所需票數
  第一輪
  160票
  第二輪
  168票
  第三輪
  168票
  180票
  新總統未選出,希腊總理薩馬拉斯十分苦惱。東方IC圖  (原標題:希腊新總統難產歐債危機或重演)
創作者介紹

超級巨聲

oz59ozvka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